水下边云

反派BOSS联盟的假期

#双花深夜60分#

#假期一起在家无所事事#

#双花鬼怪设定,中二暗黑不正常,良善者慎#


B市郊区一所独栋大房子,进入盛夏,总有业主投诉该房子里会隐隐传出噪音,因为是高档小区物业反应很及时。但是每次都会撞个空门。

今天亦然。

孙哲平从二楼掀起窗帘一角,睨着楼下保安散去,垂着的右手上提着一柄电锯,粘稠的液体从齿轮上低落。

“早让你买静音的,你不听。”梳着小辫子的海盗船长穿墙飘进来,闻到血腥味嫌弃地皱皱眉:“好不容易有个假,能不天天搞这个吗?”

“静音的没这个带劲儿”孙哲平放下窗帘:“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再说,不搞这个怎么搞你呀。”

说着伸手去拉飘在半空的张佳乐。一把拉了个空,只好把电锯换只手,用沾满鲜血的右手一把抓住幽灵,拉过来搂在怀里。

张佳乐叹口气“唉,血呼啦他恶心死了。”语气颇惆怅。

“你要是小心点别搞死自己,比什么不强?”

孙哲平把几乎没有重量的幽灵扛在肩上,拖着沉重的电锯往地下室走。门框对已经死去多时海盗船长毫无压力,说穿就穿。还好笑地回身用手又够了一把。

其实这种时候孙哲平心里通常都满沉重的,阴阳两隔,挣命一样的日子不知道能过到什么时候。

唉,陪他一天算一天吧。

 

地下室很宽敞,墙里做了两重隔音,推开厚重的大门,才能听到里面传出痛苦的呻吟声。声音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到外面去的,他家这情况不方便请工人,改天问问恶魔林敬言,看看有没有办法吧。

地下室的正中是一口硕大的棺材,放得下两三个人。漆黑庄严,铺着色泽鲜亮轻柔的绸缎,看起来经常更换。里面并没有尸体,只有一身带着干枯血迹的海盗服。中世纪风格,做工考究,用料上乘。

东南角一张硕大的手术床,捆着可怜的罹难者——哦,他现在还活着,算不上罹难者——不过一会也就差不多了。刚刚被锯掉两条胳膊,鲜血顺着引血槽流入造型精致的金属壶。

张佳乐从孙哲平肩膀上跳下来,看看棺材又看看手术床,神情麻木复杂。

孙哲平用干净的手虚扶他的脸庞,在半透明的身影上亲了一下。然后扛起电锯,面无表情的走到手术床前,眼睛里透着疯狂的狞笑。

牺牲者困在床上堵着嘴,绝望的呜咽,电锯再次轰隆响起时,绝望的闭上眼。

 

张佳乐转过头,不知所谓地描绘棺材上的纹路。半晌被孙哲平板过脸。

对方身上溅满鲜血,拎着金属壶,在他眼前到了点红色液体在手上,揉了揉,然后解开他脑后发绳,半长的头发披下来,带点长时间被绑出来的弧度,显得人特别可怜。

张佳乐闭上眼,任由孙哲平把新鲜的血液从头到脚均匀倒在自己身上。和一碰沾一手的孙哲平不同,血液渗透进幽灵的皮肤,逐渐吸收殆尽。被鲜血洗礼的张佳乐整个看起来鲜活可亲,让人心动。

孙哲平搂着他的脖子,狠狠亲上去,用尽全身力气一般把人搂在怀里。紧紧的。

他的亲热总是激烈狂热,不过张佳乐近来已经越来越能体味出其中的绝望了。用虚假的身体报住孙哲平回吻。

隔三差五能拥有几小时的身体触感非常新鲜,俩人吻的深刻缠绵。

张佳乐摸着对方坚实的肌肉,把沾着血迹的衣服撕扯下来,扔的远远的。

孙哲平半舔半吻的逗弄他的脖子,那里是张佳乐比较敏感的地方,轻巧的呻吟就可以勾断他的理智。他一把搂起张佳乐,有了实体的幽灵,不过几斤的分量,轻而易举就能抱起来。

两人躺在硕大的棺材中,相互亲吻爱抚,宽大厚实的木料挡住角落里触目惊心的尸体,隔离了整个世界。

孙哲平手上还沾着一些液体,随着他的动作,蹭在光滑的丝绸和皮肤上,如果能忘掉它的由来,只会看到一抹艳色。

荡人心神。

 

  @双花深夜60分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