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下边云

(喻黄)(王乐)瑰路06

肖时钦的走不单说他和张佳乐,喻文州也在防御消失的一瞬间矮身向后躲开,走位到攻击距离边缘。幸而藤蔓被两人吸引,并未腾出精力来袭击他。

他略抬起手,想象法杖的模样。

符文在一定范围内聚集,比正常施展的攻击距离要小很多,已经是喻文州现在可以做到的全部。意义不明的文字由浅及深,其上蒸发出雾气,逐渐粘稠,蠕动其中的符文像粘稠的蛆虫,一只枯骨刺破虫身爬出来。

紧接着又一只。

藤蔓对死亡生物有着超乎寻常的吸引力。

喻文州发誓他听到了这些怨灵开心的尖叫声,越来越多的骨头破开雾沼冒出头,咧着嘴咬上藤蔓枝干。有很大一部分不似人形。

游戏中,幽魂缠绕是个大招,但并不是什么绝杀招。

成功运起技能的一刹那,喻文州手中的魂晶球振动起来,幅度不大但异常剧烈。他死死攥住球体。随着施法的深入,关于幽魂缠绕这个技能的信息,一些游戏设定里不存在的知识,不受控制的涌入脑海。

死亡聚集在地下世界,随着漫长的时间和灵光乍现的际遇,失去生命的亡灵和尸体都会重新化为元素,给养反哺这个世界。

暗精灵术士们利用自己的种族天赋,先世界一步调用了分化过程中的死物们的力量,不属于生者世界的能量成为强大的武力。而死亡过程一旦被中断,没有外力的指引无法再启。曾经纯洁的生命在迷茫中沦陷,哀嚎着沦为不生不死的怪物。

他们是世界送给死灵术士的礼物,是他们新的宠物。

越是虔诚,越是善良的生物,越是可怖。

幽魂缠绕是依靠死灵术士的术法,在生地制造一个联通地狱魔沼的通道,利用现世的生机吸引魔沼中死亡生物的技能。生机越是蓬勃,越能容易吸引到强大的怪物。通道是依靠术士存在的,强大的死灵通过通道,对施术者本身会造成的压力。即使是低阶死亡生物,积攒到一定数量也是可怕的压力。

这是一个在死亡术士中非常高阶的技能。能够做到什么程度,控制到什么范围,实现多大的伤害,维持多长时间,全看施术者的本事。

不仅如此,幽魂缠绕其实是个组合术法。如何让被吸引来的死亡生物如愿攻击目标,对施术者是有很高要求的,一旦场面失控,施术者自己也是可能成为死灵攻击对象的。

高端的术士,在使用这个大招时,不仅会选位、范围等方面下功夫,在通道内部也是有讲究的。通道的里面开在死亡世界的哪里,控制哪些死亡生物通过,都可能影响成败。

更多关于死亡世界的知识在脑海里涌现,细节繁多,稍纵即逝。引人入胜的很。

喻文州心道不好。

30秒前幽魂缠绕于他只是一个兼具控制的输出大招。选位、范围、物种这些当然统统没有概念。短短几息间接触到的死亡术士世界的冰山一角,让他有如雷劈。

同时应付着悬在半空的肖时钦和地下爬出的怪物的藤蔓,暴跳如雷,花朵头部膨胀了一倍以上。张牙舞爪的模样实在不像个光明物种,但是偏偏从它体中渗出一股股令喻文州不甚愉快的能量。应该就是所谓的光明之力。

通道中,有什么大块头的东西,被这股清澈而暴乱的力量吸引了。喻文州可以感觉得到,那是个面前的死亡沼气范围无法笼罩的庞然巨物。不论是否让它出来,自己都没什么好果子吃。不能让它接近通道!

死亡术士的心里动摇了。对此最先有反应的,是最先冒出头来的枯骨们。部分怪物被惊醒了一般,袭击藤蔓的动作一顿,继而更加疯狂的噬咬上去。

必须结束这个技能。

该说不亏是喻文州,在这种情形下依然是清醒的。

取消幽魂缠绕的方法,是停止召唤死亡通道的术法支持,继而用另一股力量把已经形成的沼气符文压回地下。已经知晓其中关窍的喻文州,自然想到了其中的凶险。

然而比他的反应更快的是场上的局面。

肖时钦的机械师,是凭借机械旋翼的空中优势,在半空中展开全方位牵制。而张佳乐负责的收拾战场上的枯枝和花瓣,以供火攻,是贴着地面上进行的。

浮现在他身边的幽魂缠绕,并不是他所以为的咒术攻击,而是实打实的无差别死灵生物召唤术。喻文州的控制一减弱,弹药专家也成了枯骨们眼中的肥肉。

“妈呀!什么情况!”弹药专家尖叫着躲过突然袭击。

亏得他嫌弃施咒现场版震撼人心的的恶心效果,没有离得太近,本人反应也够快。才能有时间一跃而起,半空接连押枪,堪堪闪过一只从符文沼气中跳出来挠向他的爪子。

但是前一秒刚刚从他手里扔出去的乱雷和爆炎弹偏离了预计轨道,在近处爆炸,波及到了本人,又吸引了近处另外两只骷髅。

喻文州不敢再顾忌对藤蔓的压制,全力想要关闭幽魂缠绕的通道,心里着急手上也跟着加大了力气。抖动的魂晶啪的一声静止,然后一阵冰凉浓稠的液体在手心里炸开。

浓厚的术法之力四溢,紧接着又被拉扯回去。

一根漆黑华丽的法杖赫然出现在掌中。

灭神的诅咒!

法杖的登场不但一下子吸收了魂晶球里奇怪的能量,更捎带吸走不少从浓稠沼气中溢出的死亡之力。

喻文州自己的身体突然游走起大量能量,一瞬被法杖吸走一瞬又被反哺回来。撕扯着他像要爆炸了一般。他强忍着痛苦,拼尽全力压下幽灵缠绕的通道。

从通道中扑面而来的恐怕威压徘徊了两秒后才跟着消失,喻文州一下子跪到了地上。

“张佳乐!”肖时钦惊呼一声。

利用精准的枪系操作躲避枯骨袭击的张佳乐,在最后一刹那还是被击中了,某种生物尖锐的尾骨擦着半空袭来救援的巡游者,插进弹药专家几分钟前的伤口里,分毫不差。而且似乎带有流血效果,伤口又被他飞身躲避的动作拉扯得更大,看起来无比惨烈。

肖时钦急啊。

喻文州那不知道是出了什么情况,咒术炫酷的不要不要的,一转眼啪就跪了。

张佳乐再次负伤,而且他释放的技能已经点燃了藤蔓的枯枝烂叶,火苗顺势而起,映在弹药专家充满惊恐的眼睛里。

一时间,肖时钦都不知道该先去救谁好了。

藤蔓也跟着添乱,死亡生物的袭击再加上爆起的火势,两大天敌给了它巨大的伤害。长着牙齿的花瓣疯狂的摇动,膨胀,然后爆炸。一颗橄榄球大小的果实,掉在地上发出砰砰的声音。

果实的壳裂开,冒出一个缩小版的花朵头,一根新的藤蔓快速的生成,咬向离它最近,浑身脱力的喻文州。老藤蔓则用残破的身躯袭向肖时钦。

场面堪称千钧一发。

“哎呀大孙,要对不起喽。”

重伤的张佳乐把心一横,强撑着换上大招的弹夹,手下动作快过肖时钦的机械追踪,三个以上的手雷先后出手。

冲上去缠住新藤蔓要同归于尽的架势。

 

混乱中,早被仍在脑后的的修鲁鲁晃了晃身子,摇摆起来。发出一声爆炸失败的闷响,随即消失,化作一团白雾。

白雾中冲出一个人影来。

他骑着扫把,以距离地面只有几厘米的超难高度,贴着地板滑过。斗篷一甩,正插在弹药专家和他刚刚离手的手雷之间。裹起人,连人带自己一个前翻,暗影斗篷挡住新藤蔓的袭击和爆炸的波及。

那人接着前滚翻的冲劲,单独从暗影斗篷里钻出,单手撑地,一个漂亮的悬身。重新坐上一直飘在几厘米的高度的扫帚,骤然飞起。

身手利落,一气呵成。

寒冰粉和魔法射线,一个打向大藤蔓一个砸向小藤蔓。角度都很刁钻。

“大眼,他们怕火!!”

这当口,张佳乐从救了自己一命的暗影斗篷里钻出头来呼喊。

但是暗影斗篷只是个技能,在脱离了使用者之后,没多久跟着自己消失了。弹药专家捂着伤口,颇有些狼狈的跑到被爆炸的冲击波推开的喻文州身边。

王杰希得了消息,熔岩烧瓶立刻脱手,抢在寒冰粉前落地产生了伤害,在还没有出现深度冰冻效果的时机砸在打藤蔓身上。他自己,紧接着空中一个漂亮的360度回转,扫把旋风打在熊熊燃烧的粗壮枯枝上。火势跟着一转,整个席卷上藤蔓。


-----------------------------------------------

杰西卡爸爸要过生日了?

成年快♂乐啊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