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下边云

(喻黄)(王乐)瑰路05

不是,怎么才能让他不死?

肖时钦心下不是一般的急。磁场线圈当即砸出阻止下一步袭击,以一个死宅不可能有的利落身手前翻,滚到张佳乐身前。百忙中还不忘推上喻文州一把。

看样子是想冒险再用一次之前的防御大招。

但张佳乐抢在他之前,从武器带上拽下一个不起眼的小娃娃,狠狠抛了出去。这动作疼的他龇牙咧嘴。

挑衅人偶?

喻文州不甚明显的挑眉看了眼摔在地上捂着伤口的弹药专家,肖时钦愣了愣,但保持着随时继续的姿势。

可爱的无口娃娃落地,一时间所有攻击都被它吸引住了。

魔道学者的技能,修鲁鲁。

一种可以吸引敌人火力,并且有一定几率大成功,实现大范围火属性暴击伤害的娃娃。根据使用者的等级,娃娃身上的衣服颜色和华丽度会有所变化。眼前这个属于中等水平。

修鲁鲁摇摇晃晃的躲开攻击,直奔藤蔓而去,在开着花的主干下停住脚步。噗的一声,没炸开。

居然失败了……

“妹呀。”华丽丽的弹药专家,从牙缝里用呻吟表达他满心的卧槽。

真不愧是张佳乐。

修鲁鲁失败的几率和大成功的几率是相同的,同属于小概率事件。如果忽略掉对弹药专家扔出这个技能的不可思议之感叹,这种紧要关头的失败,还是挺打击士气的。

但,至少争取到了几秒时间的缓冲。

喻文州和肖时钦两人对看一眼,前者单手扶起同伴,另一只手读条技能。后者立马抖手放出两个机械空投吸引火力,然后又一次使出空气盾。

肖时钦的动作不可谓不及时。空气盾还没展开完全,枝条就已经袭到,被喻文州的暗影烈焰堪堪挡住。暗系的法术本就那藤条有攻击加成,暗影烈焰还附带有额外的火系伤害。效果不是一般的好,藤蔓主干都疼得一颤,几根粗壮的枝条上,起鸡皮疙瘩似的,纷纷冒出刺来。

但凭着这一点时间,机械师终于完美施展出了空气盾。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张佳乐拿出药剂敷在伤口上,疼的龇牙咧嘴,声都变了。

喻文州深以为然,问道:“肖队长,你还能撑多久?”

他尽量自然地叫出肖队长三个字,心里其实还是满担忧的。他不敢肯定自己现在的情况以及眼前熟悉却似是而非的两张面孔,所以急需敲定同伴身份。

而之所以没有喊出全名,到不是因为喻文州多么多礼。则是在顾忌。

万一,不,不是万一。是他们现在应该正处于一个类似荣耀的世界中,这从技能和战斗效果上很容易推断并肯定。凭借自己这具身体作为一个黑暗术士的模糊记忆,以及作为索克萨尔操作者跻身大神之列的常识,在有邪恶阵营的世界里,真名在一些特殊场景下往往有着非常独特的作用。以喻文州的小心,自然会选择谨慎。

“至少1分半。”机械师的回答简洁而肯定。

“这货攻击超快,范围也很广”张佳乐接声,“但是怕火系伤害的样子。”

“嗯。”喻文州肯定地点点头,“诅咒对它也有伤害加成,应该是光明属性的怪。”

“那还等什么,我俩掩护,你主攻。”

“没那么简单,我们三个都不擅长贴身战。”喻文州摇摇头:“而且不知道你们怎么样,但我这身体动起来总是怪怪的。”现在这种情形,即使被掩护,强攻恐怕还是会拖后腿的。何况提供掩护的是两个脆皮远程,其中一个还带了伤。非常不保险。

“那怎么办?难道一人选个方向跑,撞撞大运?”

肖时钦白了他一眼:“什么时候了,别开玩笑了。”

分头跑是下下策,至少有一个人不能脱战,已经受伤的张佳乐最容易成为目标,而且一旦分开,两眼一抹黑的自己也好不到哪去。只有肖时钦存活的希望最大。他呛声堵回去,看来是下定决心不会抛下俩人的。

喻文州心里稍安,指了指不远处:“你们看地上的花瓣和断枝,比小怪身上的深很多,应该是脱离主体就马上会枯萎的设定。”

“火攻?”张佳乐到底不亏是大神,一点就透。

“可是这里的地形,烧起来我们也会陷进去。”肖时钦质疑了一下,旋即问道:“你是想用火势牵制它?”

喻文州点点头:“没错,以我们三个跟它硬碰硬,恐怕有难度。不如趁乱攻击稳妥些。”

“有道理。”肖时钦表示赞同:“张佳乐受伤了,以机械师的近战水平,估计也不能完美掩护你到施法。火烧在我们和怪之间才最完美。你撑得住吗?”

最后一句问的张佳乐。

“没问题,我用不是伤药,是大红。”张佳乐给喻文州解释道:“这里的大红不疗伤,但是补血补精力,还能降低痛感,小意思。”

“那你左我右,我开道拿一仇,把花瓣和残肢吹过来,要一条线,这样好烧。”肖时钦二话不说部署具体方案。

“你行不?”张佳乐调侃道:“觉不觉得还是乐哥靠谱些。”

这是要是一场荣耀比赛,或者副本开荒,同为远程,但曾经肩挑着百花,既需要掩护又干的来强攻,而后投身一往无前的霸图的百花缭乱,的确比指挥控场一百年的生灵灭,在逼不得已的近身战上有经验有优势。

结合之前T怪的表现,如果他们曾经的经历对现在的情况有折射,真的是张佳乐靠谱些。

不过喻文州还是投了肖时钦一票:“我要在距怪2.5个身格位的范围里召唤一个幽魂缠绕,机械师的技能更灵活方便,肖时钦引怪,张佳乐前辈清扫战场吧。”

肖时钦刚刚直呼了张佳乐全名,可见要么是自己杞人忧天了,要么就是名字在这个场景无甚影响,喻文州索性也改了更习惯的叫法。

“行,交给我吧。”

保护技能的时间有限,张佳乐也不做争执,以快的看不清的动作掏出几发特效炸弹,同时枪在手上帅气的转了两圈。作势就要冲出。

“我数3声,撤防御。3,2,1,走!”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