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下边云

(喻黄)(王乐)瑰路04

肖时钦果然没有让他失望,看不清的黑暗中响起频率稳定的枪机声,细小但有节奏的攻击伴着各色炸裂的火光擦着空气墙,全部命中藤蔓的攻击上。说是火光不太合适,这片黑暗给人一股弄弄的吞噬感,炸弹爆裂后,光影效果都打了折扣,但仍然瞬间硬生生打烂了一片花瓣。

藤蔓怒吼着放开空气盾,蹿向深处。

机械师立刻中止技能,拉着喻文州退到一旁。轻轻打了两声响指。

黑暗中的支援,随即加大攻势,枪声和不同频率的爆炸声,从四面八方涌来。除了大量伤害,更有先有后的在不同的位置隐隐照亮了战场。

明暗交互之间,一个身影偶尔闪现。
  刚刚张牙舞爪袭击喻文州二人的藤蔓,被状似随意但同样张牙舞爪的华丽袭击牵制。光暗交替,藤蔓花被巧妙的限制在安全距离,无法全力攻击二人,但恰巧处于肖时钦的攻击范围边缘。

场面翻然修改。

光影闪烁间,利落的枪系人物,装备风骚扎眼的模样,让喻文州心中不可思议之感更加深刻。

不过没有时间给他感慨,肖时钦在扔出又一轮骚扰后,抓起他握着魂晶球的那只手,快速道:“我们没有太多时间,你能感觉到它里面的能量吗?”

“能量?”喻文州皱眉。

“对。”肖时钦非常肯定:“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好。你试试,如果感觉得到,你就知道一定是它。”说话间手里的自动步枪开始不停点射。

因为正和疑似百花缭乱的身影交手的藤蔓,突然分出来几只尾巴似的枝条,同时两方一起攻击。对他们这边,与其说是攻击,骚扰更多些,应该是在防止里应外合两边夹击。但来势仍然凶凶。肖时钦只好间或祭出一两个机械追踪和低阶的干扰炸弹,尽力保护住俩人。

试试?怎么试?

这么白目的话,是不可能从喻文州嘴里问出来的。如果有具体的方法,对方一定会详细说明,即使时间不允许也能讲个梗概。所以喻文州只好真的感觉一下了。

四周围不断有光影从黑暗里爆裂,为了集中精神他还是闭上了眼睛,努力放轻呼吸尽量内敛。周遭的一切缓缓消失一般,身体很自然的进入一种的莫名的感觉中。

喻文州深感诧异,随即马上强迫自己集中精神,以防破坏心境。

幸而身体比精神更加熟练的无视了稍纵即逝的分心。

飘渺又有浓稠触感的雾气围绕上指尖。部分有要向周围扩散的趋势,身体引领着精神,以不可能的熟练度揉搓压制雾气,慢慢撕扯拉伸。闭着眼,仿佛能感到一根权杖的影子在手中逐渐凝固。但其实光影和黑暗中,他手上只有紧紧攥着的晶球。

“用技能。”肖时钦无法看到喻文州手中凝结的东西,但可以观察的出事情正如他所期待:“试试你能不能用的出游戏里的技能。”

见喻文州还有所迟疑,肖时钦轻拍了拍自己的腰间的机械箱,颇有深意地道:“暗夜系确实有点不太一样,不过你肯定没问题的。”

不知道他哪来的信心,明明从之前开始,自己的身份就是一个拖油瓶。但是现在这场面,不论是肖时钦还是楼道更深处做贴身战斗的弹药专家,都一副身手不凡的样子。想必如果不是为着自己,应当不至于陷在这里不得离开。

既然有队友掩护在身前,那么就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不正是他最擅长的吗?

手上明明空空如也,但是法杖在空中兜转带起的风的重量格外清晰。喻文州强迫自己不要去思考这些不可思议从何而来,依靠身体的记忆惯性释放了一个低阶的法系技能。

束缚术!

再紧跟着一个切割术!

都是吟唱快的低阶技能。

这藤蔓应该是某种中阶小BOSS,这几个初级法术队它能造成的伤害和拘束非常有限。不过喻文州是谁?这几下旨在荡开藤蔓仗着天生优势造成合击局面。

枪系职业都是中远程,近身战斗相当不利。尤其借着四处炸开的技能看,黑暗和光影交织间的身影称得上相当灵活。眼下这可不是什么好事。用游戏的方式来考虑,灵活的身手一方面来自操作者的反应,一方面来自角色属性加点。极高的机动性,同时也代表了偏低的体质属性。所以远程一旦受伤,很容易被压制,然后陷入耐力不足的劣势,直到被干掉。

或者得到策应。

喻文州和肖时钦都不是治疗职业,同时也都是远程。所以不约而同选择的都是骚扰为主的辅助方式。分散藤蔓的注意力,但是又不能变成吸引火力。意在压制场面,为队友争取游击空间。

而且喻文州同时也在做试探,控制技、攻击技,不痛不痒,接下来应该是特殊效果技能。

一个术士最熟练的技能,诅咒之箭。

代表攻击的小光球在略高于藤蔓的半空形成,这是个读条技能,亲身施展起来也需要类似集中精神运用的过程,凭感觉只用了正常效果一半左右的时间就把诅咒之箭释放了出去。

目标藤蔓开着花的头背面,并且喻文州跟着马上手势一变,预料到藤蔓会发现这下袭击一般,让箭支分别改向3个方向。一半向上,一半向下,只有一只偏向远离两人的方向。

上下两方均被躲闪,擦着枝条而过。

单独一只的箭支,则不偏不倚插入一片花瓣正中。

意外烧灰褐色的斑点,似乎是藤蔓的体液。

有攻击加成…………

“这东西还是光明系的?”身边的肖时钦表示不可思议,同时大招出手。

他的目标是刚被喻文州击中的那片花瓣。

而冒险和藤蔓缠斗的弹药专家,则拿捏准时机,趁着藤蔓分心,袭向另外一边。一个浮空弹紧接一个僵直弹,精准击中在群魔乱舞一样的藤条掩护下的大头花瓣。

控制效果消失前一秒,另一波诅咒之箭如约而至。

这次可是完美读条后的全部诅咒之箭箭支。

诅咒所及之处,乱雷和自走火炮再次跟上。直炸得藤蔓发出无声的哀嚎,触电般退开数丈。

三人的攻击当然没有停止,更有照明弹在攻击之余斜着一条线打在地上。

配合完美。

“走!”

肖时钦祭起机械旋翼,抓起术士,一个短暂浮空。两人跳过藤蔓尾巴,向弹药专家靠近。

形势突变。

藤蔓身上被炸掉一根手臂粗的枝干,落地后却没有像其他枝条一样失去活力。趁人不备的空隙,横扫在弹药专家身上。

被打飞起来的弹药专家,黑色的利落行头上,秀着金红色纹路,带着炫目的武器带和亮眼饰品。妥妥张佳乐的百花缭乱。

“啊!!!!!!草啊!!!!!”

从一听就很疼的叫喊中可以感觉的出来,这一下绝对不是物理攻击那么简单。

脆皮远程被贴身击中,队里还没有牧师,怎么办?

 

死!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