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下边云

(喻黄)(王乐)瑰路03

机械师拔高旋翼,悬在出了楼梯离地两三米的高度进行攻击和躲避。借着去接喻文州扔出来的魂晶的姿势,也向楼梯上蹿了进来。

东西一入手,眼角略动了动,佯作用力过度没能拿稳一般,只沾了沾手又颠了出去,晶球裹着衣服碎片再次抛向半空。

几息之间,藤蔓从主攻喻文州,转攻机械师,继而又转向去抢接魂晶球。

“上楼左手!”

机械师干脆利索的收了机械旋翼,落在喻文州两个身格前的位置,沾地扔出一个空气压缩机,紧跟着两个干扰线圈和巡游者,然后刻不容缓地掏出步枪。

喻文州瞥了一眼,肯定这绝对是闪影。

肖时钦一连串不停歇的动作,旨在牵制半空中捕捉魂晶球的藤条。攻击伤害完全不计较,魂晶球很巧妙的被各种冲击波连续激荡,在舞动藤条上弹跳不定。

喻文州哪还能不知机,在子弹和机械道具的掩护下用最快的速度的奔上二楼。

二楼漆黑一片,看不出深浅。

肖时钦且战且退,背对着打出一发照明弹。幽亮的冷光划过,楼道铺设的木板隐约可见,街道一般,宽阔的超出常识。

 

从扔出晶球到两人逃上二楼不过十几秒,飞舞的藤条打散了临时裹上的布料,露出里面已经焦黑报废的机械追踪的残骸。

它更加疯狂的追上来,鞭子一样抽打在台阶、扶栏和地板上。但到了二楼楼梯口和漆黑楼道的交界处,有所顾忌一般,隔空挥舞试探着伸出一两根藤蔓,又马上抽回。

机械师端着他的银武,对每一根企图尝试冲进黑暗来的藤条集火。

但二楼弥漫的黑暗并非没有光线那么简单,即使在单边镜片的辅助下,攻击仍然大失水准。他用肩膀顶了顶喻文州:“开门试试”

声音压的很低,喻文州也就接受暗示一样,轻手轻脚的靠近走廊一侧。借助时隐时现的火光,确实可以看出一扇门的轮廓。他摸索着找到把手,可以转动,但推不动也拉不开。

“锁着。”他的声音也很轻,快步退回肖时钦身后。

机械师说的是开门试试,可见对此是否可行并没有抱太多希望,只是尝试一下而已。果然,对方并没有表现出失望,只是示意他一起继续缓慢后退。

楼梯口的藤蔓犹豫了几秒,蛇一样直立起来,藤条们从一楼的柱子上迅速游过来,堆积在末端,鼓起一个大包。然后膨胀,发出咔咔的爆裂声,砰地炸开一朵花。空气都随之颤了三颤。

每一片花瓣都长着牙齿和舌头,张牙舞爪的咧嘴大喊,一股似香非香似臭非臭的难闻气体弥散开来,进入某个人耳捕捉不到的频段。但两人同时感到一阵眩晕,分不清是身前脑后哪里传来摩擦木板的不详声音。

喻文州握了握拳头里的魂晶球,略错开半步距离。准备万一不敌,或者自己做饵引开注意,给两人中唯一有战斗力的肖时钦创造机会。或者真的把它扔出二楼,赌一赌运气。

肖时钦似乎明白他的想法,抓住他的袍子往身边拉了拉。手上一抖,一股威压以他手中的武器为中心划出约莫直径一米的领域。

无形的空气墙把俩人一起笼罩进来。

喻文州猜想,这可能是机械师新推出的技能,类似空气盾的防御技。回想官网上伪科技范儿的技能说明,一种不合时宜的荒谬感油然而生。
  不过,他自然不会在这种时候发表什么可能影响肖时钦的言论。看得出,他这招用的并不轻松,和之前衔接紧密的攻击大相径庭,整个人凝固在原地。

空气盾被猛烈的撞击,不时可以看到在巨大压力下隐约现形的边缘,像是透明的钢化玻璃,坚固异常。

但这样撑下去有什么意义呢?

开了花的藤蔓战斗力暴增,也不再有所顾及,张牙舞爪的爬进二楼,对着空气盾猛烈撕咬。黑暗中尖锐的牙齿剌过玻璃板的声音格外渗人。虽然空气盾并没有因此而消失或变薄,但技能总有极限,看肖时钦的样子就知道并非长久之计。

所以,是有什么后招吗?

这种不能移动消耗很大的绝对防御,换做荣耀战场上,倒是很适合自己发挥的场面。利用稳固的防御,在被近身攻击的情况下,也能顺利施展技能。只是要布下其他的局,吸引两个以上的敌方集火,并且给他们不四散的理由才可能值得回票。否则交换到的伤害,是不足以抵消消耗的,只不过是被平白骗了防御CD而已。

这种被敌人集火时最理想的效果,自然是凭借自己吸引到最大的火力,然后发动防守反击,顺便给夜雨声烦制造偷袭契机的绝佳机会。

所以,肖时钦不是另有布置,就是还有其他支援。不然比起硬抗,用自己做饵才是最有可能博得一线生机的方法。况且,喻文州已经率先做出过姿态,想必肖时钦也不是迂腐于人情的人。

想通关节,喻文州积极起来,转过身和机械师背靠而立。黑暗中很难观察太多东西,但至少可以相互警戒。多年养成的竞技习惯,让他在这种场面下显得很有自觉。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