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下边云

(喻黄)(王乐)瑰路

主CP是喻黄和王乐

双花无果而终的BE


并不是很高能,但有角色死亡,可能黑化

----------------------------------------------------------------


老子靠啊!......

喻文州半梦半醒间隐隐约约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隔着什么东西的地方,念了这么一句。声音很低哑,也没有记忆里熟悉的带着演绎感的嘲讽。

紧接着是一个不详的炸裂声。然后一切回归死寂。

“魏队?”

心里想到了这个称呼,也张了嘴,但干哑的喉咙,只能发出几个压抑的嘶哑的音节。

喻文州很肯定,失去意识前他正在苏黎世的赛场上,突如其来的地动山摇,以及选手席无法隔绝的高声尖叫。

地震吗?

自己这是命大幸存下来了?

那……国家队的其他人呢?

少天呢?

周围笼罩着浓重的黑暗,眩晕的感觉不是非常明显,只是头重脚轻,仿佛上下左右都分不清楚一般,心下冒出一阵止不住的恐慌。

喻文州轻轻的深呼吸,有些费力的伸出手,抬起一半就碰到了某种板材的质感。他试着推了推,阻力意外的很轻。

哗啦!重物隔空摔倒地上的声音,人也跟着掉了出来。

与世隔绝的黑暗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刺眼的光线,以及浮光中飞舞的尘土。仔细看还混合着一种类似阳光但颜色昏暗的光点。

阳光其实很稀薄,透过斜插的枝桠,从大大的落地窗里照进来,薄薄地洒在地上,清浅之极。只不过喻文州骤然见到阳光,一时不能适应,只觉得脑仁都在疼。

他撑着胳膊,不知道是摔的还是怎样,身体一阵麻木,整个人朗朗跄跄的爬了起来。

然后愣住了。

这肯定不是灾难过后的全息体育场。

胳膊压到了一缕浅金色,头发以常年短发的本人不能理解的方式,在爬起的过程中被胳臂肘压住拽下来一撮。疼的他直咧嘴。

浅的无法称作金色,但也说不上灰白的头发,长过腰。身上裹着的是一件很有中古风味的古旧长袍。原本可能很华丽的袍身上,现在连压纹和缝线都泛着细毛边。

喻文州不可思议的抬起双手,灰白得几乎看不出肉色,指甲半长、漆黑,修剪的很仔细,整齐而锋利。

这当然不可能是自己的手。

什么情况?

他对着窗户里不甚清晰的影子,茫然而恐慌。

人影很淡,但是不知是何原因,几秒之后慢慢清晰起来。除了隐约有些点尖起的耳朵,还是依稀可以看出是自己的脸,只是透着一种不协调的违和感。皮肤苍白,眼角上一抹眼晕,看起来却再熟悉不过。

索克萨尔。

 

 




评论

热度(1)